首页 | 紫砂情缘 |茶具照片 |茶业新闻 |茶史文献 |茶艺茶技 |茶与艺术 |茶道文化 |茗茶典故 |
□ 热点 文章 □
□ 同类文章 □
  • 中国茶文化拾趣
  • 大盅盅泡茶的重庆人
  • 鲁迅珍藏价自高 3克普洱茶砖卖12000元
  • 池泉语茶——邂逅庐山云雾
  • 崂山识茶
  • 京华随笔·说绿茶
  • 茶缘
  • 品茗:欲语还休的落寞
  • 女人是水 男人如茶
  • 茶叶蛋的故事
  • 一片红茶叶的故事
  • 市茶协发布“新茶预报”
  • 早春新茶又飘香
  • “倒春寒”突袭杭州龙井 导致春茶采摘推迟7到10天
  • 新茶卖不过保鲜茶


  • 茶缘
    发布时间: 2006/3/9 16:55:04 被阅览数: 1551 次 来源: 《人民日报海外版》
    文字 〖 〗 

      我从小寄养在浙江省四明山麓的一个小山村,因而,对茶便有了一种刻骨铭心的印记,而品茶则成了我生活中一泓挥之不去的情韵。
      造物主赐予了老家一片秀山灵水,仰可看山,俯可见水。老家茶叶的韵味正藏之于青
    叶碧水间哩!曾记否,炒新茶时,那干柴烈火交融一起的场景,以及“熏得千村万落香”的场面,虽不宏大,也不壮观,可谁看了都会被感染而激荡起与苏东坡同样的共鸣:“休对故人思故园,且将新火试新茶。”
      喝茶,当是村民生活中的必需。每每早餐、午餐后,男人们把碗筷一推,信手接过媳妇刚刚沏好的茶水,就猛喝起来。待喝足了,便鱼贯而出,奔往田畈。而真正的品茶,是在夜间。晚餐以后,是男人们最悠闲的时刻。这时,总有几家成了大伙儿品茶的场所。茶多,话亦多,一些似有似无的东西,经他们生吞活剥或现贩现卖,竟变成了山里灿灿烂烂的花和城里闪闪烁烁的灯;牢骚也时常在这里出没,可阵阵交汇以后,便又复归平静。两三个钟点的情感宣泄,大伙儿终“肌骨轻”、“通仙灵”而臻于“茶不醉人人自醉”之境矣!
      作为当年品茶的一员,又怎经得住茶香馥郁、长留齿颊的诱惑哩!回城以后,这品茶的习惯始终未曾淡出。
      在我,品茶每每是读书、写作时的一道不可或缺的风景。闲余之时,清茶一杯,捧书而读,不知不觉中便如醉如痴,物我两忘。精妙处,忍不住击节叫好;伤感处,止不住泪眼扑簌;激情处,耐不住拍案而起;谐趣处,憋不住哑然失笑。而提笔之时,茶香袅袅,则让人来情绪,来故事,来情节。
      办公室里,也断然少不了茶,唯有当干枯的茶叶舒展着肢体,慢慢地将水染绿之时,自己便随着由浅入深的茶水而款款步入由浅入深的心境。
      即便是出差,以至是出国,我准备的第一件物品总是茶叶。这茶水理所当然地成了寒夜里的星星、莽原上的篝火,且是那样地温暖我心。
      我的家乡,亦是当代茶圣吴觉农的故里。去年,表姐从美国回来探亲,我曾为其沏茶。在微苦回甘带蜜味、只觉两腋习习清风生里,表姐才真正明白为什么茶叶兼有“中华国饮”与“国际和平饮料”之誉。
      因为茶,因为品茶,我得以与诸多名人大师有了一番番让人激奋的交游,一段段令人感念的情谊。
      如今,城市里的茶楼可谓雨后春笋,处处林立。可我很少到茶楼去品茶,更愿呼朋一二,抑或干脆独饮。因为品茶讲究的是幽境。
      似乎是命中注定自己今生今世一定与茶有缘,否则,自己何以那般恋茶呢?
         作者:赵畅

     


    上两条同类文章:
  • 京华随笔·说绿茶
  • 崂山识茶

  • |关于我们| 国学培训机构| |联系我们| |友情链接| |相关介绍|
    copyright©2006  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   蜀ICP备:0502644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