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紫砂情缘 |茶具照片 |茶业新闻 |茶史文献 |茶艺茶技 |茶与艺术 |茶道文化 |茗茶典故 |
□ 热点 文章 □
□ 同类文章 □
  • 龙井做乾隆文章 “龙井八咏”住进碑廊
  • 平水珠茶
  • 碧螺春的传说
  • 信阳毛尖起源发展
  • 华夏名茶的美丽故事
  • 明太祖与灵山茶
  • 乌龙茶起源道家新说
  • “龙井茶”与“虎跑泉”
  • 大埔茶文化习俗
  • 武夷民间特色茶
  • 禅茶故事
  • 西山茶和毛主席
  • 西山茶与乳泉水
  • 西山茶的传说
  • 西湖龙井茶与虎跑泉的传说


  • 鲁迅喝茶
    发布时间: 2010/11/23 9:24:41 被阅览数: 651 次 来源: 中国网
    文字 〖 〗 

    鲁迅出生于浙江绍兴一个逐渐没落的士大夫家庭。自幼受到过诗书经传的熏陶, 他对艺术,文学有很深的爱好。

    鲁迅的外婆家住在农村,因而,他有机会与最下层的农民保持着经常的联系,对民情民俗有很深刻的认识。这结他后来的思想发展和文学创作都有一定的影响。

    鲁迅爱喝茶,从他的日记中和文章中记述 了不少饮茶之事、饮茶之道。他经常与朋友到北京的茶楼去交谈。如: 1912年5月26日,“下午, 同季市、诗荃至观 音街青云阁啜茗;” 12月31日,“午后同季市至观音街……又共啜茗于青云阁”; 1917年11月18日“午,同二弟往观音街食饵,又至青云阁玉壶春饮茗”; 1918年12月22日,“刘半农邀饮于东安市场中兴茶楼”; 1924年4月3日,“上午至中山公园四宜轩,遇玄同,遂茗谈至晚归”; 5月1日“往晨报馆方孙伏园……同往公园 啜茗”。等等。 鲁迅对喝茶与人生有着独特的理解,并且善于借喝茶来剖析社会和人生中的弊病。

    鲁迅有一篇名《 喝茶》的文章, 其中说道:“有好茶喝, 会喝好茶,是一种‘清福’。 不过要享这‘清福’,首先就须有工夫,其次是练 习出来的特别感觉”。

    “喝好茶,是要用盖碗的,于是用盖碗,泡了之后,色清百味甘,微香而小苦,确是好茶叶。但这 是须在静坐无为的时候的”。

    后来,鲁迅把这种品茶的“工夫”和“特别感觉”喻为一种文人墨客的娇气和精神的脆弱 ,而加以辛辣的嘲讽。

    他在文章中这样说:“ ……由这一极琐屑的经验,我想,假使是一个使用筋力的工人,在喉干欲裂 的时候,那么给他龙井芽茶、珠兰窨片,恐怕他喝起来也未必觉得和热水有什么区别罢。所谓‘秋思’,其实也是这样的,骚 人墨客,会觉得什么‘悲哉秋之为气也’,一方面也就是一种‘清福’,但在老农, 却只知道每年的此际,就是要割 稻而已”。

    从鲁迅先后的文章中可见“清福”并非人人可以享受,这是因为每个人的命运不一样。同时,鲁迅先生还认 为“清福”并非时时可以享受,它也有许多弊端,享受“清福”要有个度,过分的“清福”,有不如无:

    “于是有人以为 这种细腻锐敏的感觉,当然不属于粗人,这是上等人的牌号。……我们有痛觉,……但这痛觉如果细腻锐敏起来呢? 则不但衣 服上有一根小刺就觉得,连衣服上的接缝、线结、布毛都要觉得,倘不空无缝天衣,他便要终日如芒刺在身,活不下去了” 。

    “感觉的细腻和锐敏,较之麻木,那当然算是进步的,然而以有助于生命的进化为限,如果不相干甚至于有碍,那就是 进化中的病态,不久就要收梢。我们试将享清福,抱秋心的雅人,和破衣粗食的粗人一比较,就明白究竟是谁活得下去。喝过 茶,望着秋天,我于是想: 不识好茶,没有秋思,倒也罢了”。

    鲁迅的《喝茶》,犹如一把解剖刀,剖析着那些无病呻吟的文 人们。题为《喝茶》,而其茶却别有一番滋味。鲁迅心目中的茶,是一种追求真实自然的“粗茶淡饭” , 而决不是斤斤于百般 细腻的所谓“工夫”。而这种“茶味”,恰恰是茶饮在最高层次的体验: 崇尚自然和质朴。

    鲁迅笔下的茶,是一种茶外之茶。

    附: 《喝茶》

    某公司又在廉价了,去买了二两好茶叶,每两洋二角。开首泡了一壶,怕它冷得快,用棉袄包起来,却不料郑重其事的来喝的时候,味道竟和我一向喝着的粗茶差不多,颜色也很重浊。

    我知道这是自己错误了,喝好茶,是要用盖碗的,于是用盖碗。果然,泡了之后,色清而味甘,微香而小苦,确是好茶叶。但这是须在静坐无为的时候的,当我正写着《吃教》的中途,拉来一喝,那好味道竟又不知不觉的滑过去,像喝着粗茶一样了。

    有好茶喝,会喝好茶,是一种“清福”。不过要享这“清福”,首先就须有工夫,其次是练习出来的特别的感觉。由这一极琐屑的经验,我想,假使是一个使用筋力的工人,在喉干欲裂的时候,那么,即使给他龙井芽茶,珠兰窨片,恐怕他喝起来也未必觉得和热水有什么大区别罢。所谓“秋”,其实也是这样的,骚人墨客,会觉得什么“悲哉秋之为气也”〔2〕,风雨阴晴,都给他一种刺戟,一方面也就是一种“清福”,但在老农,却只知道每年的此际,就要割稻而已。

    于是有人以为这种细腻锐敏的感觉,当然不属于粗人,这是上等人的牌号。然而我恐怕也正是这牌号就要倒闭的先声。我们有痛觉,一方面是使我们受苦的,而一方面也使我们能够自卫。假如没有,则即使背上被人刺了一尖刀,也将茫无知觉,直到血尽倒地,自己还不明白为什么倒地。但这痛觉如果细腻锐敏起来呢,则不但衣服上有一根小刺就觉得,连衣服上的接缝,线结,布毛都要觉得,倘不穿“无缝天衣”,他便要终日如芒刺在身,活不下去了。但假装锐敏的,自然不在此例。

    感觉的细腻和锐敏,较之麻木,那当然算是进步的,然而以有助于生命的进化为限。如果不相干,甚而至于有碍,那就是进化中的病态,不久就要收梢。我们试将享清福,抱秋心的雅人,和破衣粗食的粗人一比较,就明白究竟是谁活得下去。喝过茶,望着秋天,我于是想:不识好茶,没有秋思,倒也罢了。

    九月三十日。

    〔1〕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三三年十月二日《申报·自由谈》。

    〔2〕  “悲哉秋之为气也” 语见战国时楚国诗人宋玉《九辩》。

     


    上两条同类文章:
  • 太祖斩婿
  • 曹雪芹对茶一往情深

  • |关于我们| 国学培训机构| |联系我们| |友情链接| |相关介绍|
    copyright©2006  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   蜀ICP备:05026449